生物化妝品是指把應用生物技術生產的物質作為主要成分的化妝品,一般是指利用細胞工程技術、基因工程技術、生物化學工程技術等生物技術方法,獲得具強有效生物活性的天然生物活性物質,并以其為原料研發出具有美白、改善皺紋和預防皮膚老化等功效的功能性化妝品。

  隨著凍干粉等一批以生物活性物質為核心原料的化妝品近年在市面上的大火,催生了化妝品行業新的趨勢,化妝品企業也紛紛擴大對生物化妝品的研發,顯然這個風口已經到來了。

  而作為中國凍干粉在美容護膚上應用的第一人、科瑋研究院院長劉杰森教授則認為現在市面上的凍干粉太混亂了,缺乏一個鑒定標準。大家都說是凍干粉,但凍干粉里是什么樣的活性物質?是否具備生物活性?有沒有護膚作用?很多產品都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

  事實上,生物化妝品的風口,不是任何化妝品企業都能抓住的,這不是一般的風口,需要強大的生物科技研發力量的儲備才能成就。

  自帶生物科技基因的科瑋股份

  “現在大火的凍干粉,科瑋在90年代就已經應用在美容護膚產品上了。”科瑋股份董事長陳松彬向中國化妝品網(以下簡稱:中妝網)自豪的說道。

  科瑋股份董事長陳松彬

  據陳松彬介紹,早在80年代科瑋股份創立之前,他就接觸到了生化藥業,憑借著潮汕人天生的商業嗅覺,在98年與暨南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華南農業大學蠶桑系合作,開始把生物技術作為根本,從而進入了生物化妝品領域。

  陳松彬始終認為,生物科技是可以完全代替化學技術的,因此自公司創建以來,科瑋自建研究院、開展校企合作,執著于對生物技術的研發,并樹立了“科研為本、健康予人”的企業宗旨。

  科瑋研究院院長劉杰森教授

  在位于廣州保稅區科瑋股份研究院中,科瑋研究院院長劉杰森教授向中妝網介紹道,科瑋的修護凍干粉獲得了廣東省高新技術產品的認定。早在90年代,劉教授在研究生物藥的時候,發現成纖維細胞活性物質對美容護膚非常有效,為了保存這些活性物質,他就將這些活性物質像藥品一樣凍干。于是,中國第一支凍干粉美容產品就這樣誕生。隨后,這項技術應用于科瑋股份的前身——華桑生物。

  凍干是種技術,凍干粉是活性物質存放的一種狀態,而活性成分的研發是需要依托多種強大的生物技術,而生物科技應用則離不開時間的積累和研發資金的投放。現在,生物化妝品開始在市場紅火,很多人想在短時間里一蹴而就,但結果適得其反,更甚者用劣質產品濫竽充數。面對業內這種不正之風,科瑋股份展現出來的則是一個務實的創新企業的底氣和正氣。科瑋股份20余年來堅持不懈,不斷挖掘生物科技領域應用潛能,升級自身科技競爭力。這是很多業內企業所望塵莫及的。

  22年技術研發打造的堅固護城河

  在談到20多年來,科瑋股份取得的重要生物研究成果是什么時,陳松彬不假思索的說出:“葉綠素,在科瑋目前的研發中,我認為目前這是很具意義的,這也是黃自然教授經過50多個年頭研發取得的成果。”

  據介紹,葉綠素來源于蠶桑當中。光合作用膜中的葉綠素,它是光合作用中捕獲光的主要成份。研究表明葉綠素作用于皮膚具有抵抗污染、抵抗輻射、延緩衰老、保護肌膚環境、促進傷口愈合、除臭等效果。

  據了解,與葉綠素(專利號ZL 01 107584.8 )有關的專利科瑋至少擁有5項,科瑋研發生產的以葉綠素為主要成分的天然健康品牌護膚品——華桑,具有滋養肌膚,皮膚的防曬和修復作用,深受消費者喜愛。

  對于生物化妝品來說,企業的“科技創新能力”是最核心的問題之一。科瑋在這20多年中已經觸達了基礎研究方面,包括細胞的研究、免疫的研究,事實上很多企業的研發是沒有這些方面基礎,甚至有些企業連應用研究都不一定做得好,更不要說基礎的研究了。

  據科瑋股份常務副總謝志輝介紹,目前科瑋深入到基礎研究主要包括三個方向,細胞的培育技術、發酵工程技術、生化工程以及干細胞工程的技術,迄今為止,已擁有葉綠素、干細胞活性素等23項專利技術。

  科瑋股份常務副總謝志輝

  科瑋將生物技術與護膚完美結合,立足于生物技術和功能性醫學美容技術,并向精準醫療、抗衰老、修護等大健康領域拓展,為消費者帶去"華桑"、"施乃新"、"華桑葆姿"、"華桑葆驪"、"華桑本草"等不同渠道經營的多個品牌,為全國各地3000多家大中型整形美容醫院、綜合三甲醫院提供生物技術功能美容產品及服務。

  謝志輝告訴中妝網:“現在科瑋也在研究微生態的技術,未來在技術方面, 將會不斷的加強從基礎到應用的研究,這是一個底層計劃。在上層將會在基礎技術之上把應用技術投放在各個品牌上,把每一個品牌的個性、協調性的邊界做得更清楚,特色更明顯 ,讓科瑋旗下每一個品牌都形成各自的明星產品。”

  科瑋凍干粉生產線

  自建研究院對全球科學家開放

  據公開資料顯示,科瑋自資2000萬興建的科瑋研究院,這在民營化妝品企業中非常罕見。對此,科瑋股份董事長陳松彬表示,作為企業的決策者,他還是主張將資金投放在技術上。“技術的回報是永恒的,科研技術才是企業的生命線,未來我們還會投建生物醫藥產業園,可能還會建博物館,對消費者進行生物技術的普及和的教育。”

  對比科瑋2017年研發投入占比11.5%到2018年的研發投入占比12.91%,不難看出,科瑋的研發實力及其對研發的重視和投入是很多企業不可比擬的。

  陳松彬向中妝網透露,未來,科瑋的科研還要抓實做大,要把自建的科瑋研究院打造成對科研平臺給對全世界的科學家開放。同時,通過千人計劃將要吸引最多的科研人才。

  陳松彬直言,中國的生物科技術并不差,技術并不落后,只是現階段國人不容易接受。科瑋有清晰的研發方向,將通過加工業版塊的打造,形成規模化,讓更多更好的產品服務消費者。

  毋庸置疑,生物護膚的時代已經來臨,科瑋股份作為一家在新三板上市的生物修復領軍企業,將繼續依托生命健康與抗衰老研究院的科研背景,通過生物科技的研究和應用,為消費者帶來更多富含活性物質的護膚產品,深層次修復各種皮膚問題,相信未來生物科技在護膚上的應用必將迎來更為廣闊的市場。